您现在的位置:永利赌场游戏_永利澳门娱乐场网站_澳门永利代理申请 > 永利澳门娱乐场网站 > “光明文艺”栏目又又又编发新作品啦~

“光明文艺”栏目又又又编发新作品啦~

2019-05-18 16:10

广西的大山深处,人烟稀少,有时候翻过了几座山都没有村落,饥肠辘辘,师傅崔促道:“快点,不然的话,就要在这大山里过夜了”。

老人抹着泪

火车还是往北

(投稿时请附上联系电话,工行或邮政卡号,方便稿费的发放。)

像冬天里住着一个春天

坐火车路过村庄

跳进一缕炊烟

不得不坐得久些

绿的山川,黄的原野

二十几岁的我

儿时的商店也早已废弃

再也不像那握紧字牌挥洒自如的手

往北的绿皮火车

每当有雪花飘下

放下睡眠

火车总要驶进隧道

描绘我们的村庄

都来自一个地方

是仰起头张开的双臂

在一个节日里生长

是十年一遇的雪

打量天空的目光

是你的,也是我的

绿影慢慢行进

十九小时,十七小时

还有,二〇〇八年的雪

做法事的老人,指着一块地说

田园,山脉,都变成黑色

许多老人,一个接一个地,走了

◎刘储来

井水变浅,高三寒假延长

都刻进生命里

永远住在童年里

覆盖村庄,藏起万物的声音

我的眼前出现

电话:0755-23402686

哐铛哐铛

乡下的夜,安静得令我心疼

每一步,都像走在祖父的生命年轮上

我才明白,不管我们活了多久

刘储来:60后,笔名启航,光明区作家协会会员。一级拳师,武术爱好者,业余习武修身近三十年。任村秘书十年。文字爱好者,自由写作诗歌、散文、小说,现已撰写两部小说,分别是武侠小说和乡土小说,共计20余万字。

烛泥滴在指甲盖上,合上作业

学艺快一个月,自己黑瘦了许多,精神也很疲倦,脚趾头被磨出了很多血泡,脚背也被划伤了无数条伤痕,两个稚嫩的肩膀多出了几条红肿的绦纹。身上也增添了被蚊虫叮咬的红点,想着想着,不由得眼泪汪汪。

那年,我们十八岁

我的手被握住

都没有理由不害怕生命的衰亡

我的遗忘

仿佛过往的回忆都上了锁

回到家里,母亲见我又黑又瘦,不由得伤心落泪。我向父母提出,决心重返校园学习,在父母的帮助下,让我在公社五七中学插班就读,重返朗朗书声中。

老人的泪

月光清冷,沿途的路灯

在快速地消失

不曾想,那一场雪

下在回忆里的雪

雪地里担水,晾衣

或夏天

山路上留下脚印

总是,夏天的模样

屋子里的故事

火炉旁是打瞌睡的猫

也许路途漫长

从夜空跳进村庄

而今门扉紧锁,不再有人坐在门口

想象大雪将地面覆盖

它挨紧火炉,我挨紧你

有人占卜说

万家灯火和满天星

以为下一个就是自己

为了材料补给,从梅溪乘班车来到新宁。终于熬到这一天,我向师傅提出要回家,师傅不答应,因为找不到挑担的学徒。我说:“我走路也要走到家。”师傅拗不过我,给了我三元钱做盘缠。从此,结束了学艺生涯。

也是捧起双手低下来的眉梢

一星灯光也不肯流露

乡下的夜

又编发了新作品:

跪拜着送祖父上山时

最新一期“光明文艺”栏目

听见大地在夜间的呓语

看见老人在我面前流泪

只是很想再看见

往北,我回忆

和鱼塘的守夜灯

听说家乡又下雪了

往北的还有行囊

容易陷入一段睡眠和联想

原创文学作品欣赏

以为老人会更勇敢

我说不出我的怀念

在哭声中,我磕着头

下在回忆里的雪

他的眼睛

新学期的钟声敲响,我只能将愿望埋在心底。一天上午,姐夫特意给我找来了一位补锅的师傅,叫我拜师学艺,我只好听从父母的安排。母亲将家里唯一的一只老母鸡,用来招待客人。饭后,母亲给我收拾了几件衣服,用布袋装好,千叮万嘱,真是“儿行千里母担忧”。

没有固定的形状

袅袅炊烟

和思念

祖父离世时

我想象雪花飞舞的样子

一直在下,覆盖大地

在铁轨均匀的波澜里

一九七八年,我恰是花季少年,但正遇上教育改革,我们公社的高中学校被合并到区办的一所高中。

一个个村庄闪现在窗前

大家讨论着那些坟墓

或说声想念

◎刘英武

屋檐下折断冰柱

哐铛哐铛

电线杆倒下,蔬菜冻结

我又跟你描绘那场雪

书信叠在衣柜入梦

日记压在箱底泛黄

没有手机拍照

再次踏上通往商店的路

这条路,途经多少守望的眼睛

投稿邮箱:

哐铛哐铛,车厢变得陈旧

参加老人的葬礼

直至我听说病中的祖父半夜烧香

组稿:凌宇   符定平

天越来越冷

火车往北

老人拄着拐杖的手,颤颤巍巍

一张窄木茶几

看过九十年的人情世故

今年院子里还会有一个跟上

也下在想象中

十三小时,五小时

还有秋天

越来越少在乡下过夜

半个月过去,母亲给我做的布鞋,已被大山的路磨破,几个脚趾头都裹露在外面,有时候被小石子碰得血淋淋的。到了全州,师傅给我买了一双五毛钱的皮草鞋,我含着眼泪将母亲亲手做的布鞋丢在了大山沟里。进入八步、梅溪,那里的山依然陡峭,这皮草鞋穿在脚上,就好似抹了油似的。上坡脚跟往后退,脚趾无法抓住地,下坡更糟糕,脚趾头往前滑。在山坡上,路窄又凹凸不平,两旁杂草丛生,前面的箩筐过去了,后面的箩筐却被柴草缠着,我用力往前拉,结果脚一滑,身体失去平衡,踉跄倒地,两个箩筐像脱轴的轮胎,往山坡下滚去,筐子里的东西撒满一地。我爬起来迅速捡起它们,挑起箩筐继续前行。有时候好不容易爬到山顶,想喘一口气,欣赏一下大山的景色,师傅望着山谷里有几户冒着炊烟的人家,忙叫我拿着铁铗去叫喊生意。有生意的话,马上登上山顶挑着担子下山,若没有,便登上山顶,往另一个山谷走去,每天这样往返。生活上,有时候给别人补一口锅,换来一顿便饭,每天吃一顿或两顿。有时候补一口锅,换来一晚住宿,却被蚊虫叮咬得难受。

都显得寂寞

他们都曾和我们打招呼

必然有一声惊叫

山上隆起了许多土堆

我负责叫喊生意,拉风箱,添加火炉子的煤炭和碎铁。一个泥巴做的小窝子,里面放些碎铁块,再放在盛满煤碳的火炉子中间,我不断地拉着风箱,将窝子里的碎铁镕成铁水。师傅一手拿着小布团,抓一把草灰,一手拿着铁铗,将窝子里的小泥匙夹起。再往小窝子挖一勺铁水,倒入布团的草灰上,铁水在草灰中,就像一个小火珠。将放在三角铁架上烤烫的烂锅缝隙,由下往上一按,再迅速拿起烂布筒,将铁锅缝隙里冒出来的铁水抹平,烂布筒被铁水烫出了火花和青烟,然后,一滴接一滴地挨着补上。再用草巴子将泥巴把锅子的补疤两边刷一遍。红彤彤的铁水疤,将泥巴烫出一团团白烟。补锅有句顺口溜,“补匠没法,全靠泥巴。”

今天,父亲归乡

一个孩童

他以后就埋这里

只记得在一页书信里

再听见你说话,他说话

像快干涸的水塘

还不能体会他们的畏惧

初见世面,我心花怒放,经过几个小时的车程颠簸,来到了新宁县城的一家旅馆。师傅教我清理补祸的工具:有铁铗、火炉子、风箱等。材料有:煤炭、碎铁,还有做窝子的泥巴、烂布等等。清理完毕,师傅又买来两个大箩筐,一根竹扁担,这些东西将两个箩筐装得满满的,至少有四五十斤。师傅叫我挑着。从此,我也就像《西游记》中的沙和尚一样,肩不离担。

装下冬天

田野、天空和山川

跳进辽阔的绿里

在清澈里久久荡漾

依然没有忘记哭泣

《十五岁辍学·补锅》

ggsyjwhysfzzx@szgm.gov.cn

平台上堆起雪人

村庄,炉火,猫

只愿将记忆的每一个脚印

往北的绿皮火车(外四首)

被雪覆盖的样子

仿佛生养我们的那个世界

那时,我和祖父常会守店看牌

你毫不慌张,叫我一起打雪仗

像旧日子再现

长期征集光明区原创文学、书法、美术、摄影类作品,主题不限,内容积极向上,优秀作品将刊发至宝安日报“光明文艺”栏目。

你的眼睛,我的眼睛

我靠在他身旁

死亡的话题变得密集

故乡,像一个生命轮回的摇篮

最爱的人总在远方

草尖升起一寸寸日光

目的地慢慢靠近

火车往北

朝天空投球,嬉笑